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北京快3 500期走势
昆侖通訊
當前位置: 首頁 ? 昆侖通訊

“昆山砍人案”鉤沉“阜陽殺人案”

發布時間:2018-09-02

? ? ? ?昨日江蘇省昆山市公安局對“昆山砍人案”的砍人者于海明的砍人行為認定為“正當防衛”是十分正確的認定,值得點贊!但也值得深思:我國依法治國的步伐,是何等蹣跚!此案發生上網之后,立即掀起輿論的軒然大波,多少人為于海明擔憂,多少人指責“正當防衛”只是寫在紙上,多少人已對公、檢、法人員的心態作了猜度,……這一一無不反映出國人對加速法治步伐的期盼!

?我們也深感法治的步伐慢了一點,現將本所早在二十年前成功辦理的安徽“阜陽殺人案”以饗讀者,并為加快法治努力而共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浙江思源昆侖律師事務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9月2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引《江南一怪》第十三回上篇)

? ? 第十三回 三層“攔網”,嫌疑人無罪釋放

幾番周折,走私罪無稽之談

上篇:無罪之罪

? 1997年,安徽省阜陽市發生了一起轟動當地的血腥大案:一名在家具廠打工的民工,五斧頭活生生砍死一名當地青年……


? ? ? 慘案發生后,遠在千里之外的呂思源接到一個告急電話:“呂主任,我是寧波看守所的陳方(化名)。我的一個親戚在安徽犯案,想請你擔任辯護律師。”

陳方是呂思源在寧波辦理刑事案件時認識的公安民警。那次呂思源會見被告人的認真勁給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電話里說不清楚,要不你明天到杭州來面談。”呂思源記起了這個人,身為看守所所長的陳方正直、講原則的形象馬上浮現在腦海中。

第二天,陳方急急趕到昆侖律師事務所。

原來,安徽阜陽慘案的砍人者叫王金貴(化名),是陳方的表弟。


? ? “我表弟向來遵紀守法,平時連雞都不敢殺的人怎么會去殺人?此次在阜陽犯事一定事出有因。據說好像是當地一個派出所指導員的兒子持槍到家具廠行兇,被我表弟用斧頭砍死。因為死者在當地社會關系較為復雜,再說,人被砍死了,事情就復雜了。所以想請你出山辯護,看能不能保住他的頭!”陳方對案件談了個大概,并提出“保頭”的請求。

得知王金貴拘捕在案,尚未進入起訴階段,呂思源決定先去安徽摸摸底。

辦妥委托書,第二天一早,呂思源就啟程赴阜陽,經過一天的奔波,晚上9點才趕到。接連兩天,他都在案發工廠及周邊農村了解情況。

原來,死者錢兵(化名)系當地小有名氣的混混,仗著父親是派出所指導員,盡干些橫行街市的勾當。這天,錢兵偷偷拿了他父親的手槍,領著三個小兄弟來到家具廠。一進門錢兵就用手指著王金寶(化名)廠長:“王老板,我姐從你廠買的家具油漆全起泡了!你要賠償!”

開始,王廠長以為是一般的質量糾紛,忙遞上支煙,陪著笑臉說:“我們廠的家具全都是自己生產的,一般不會有大的質量問題,這點我心中有數的。”

王廠長是浙江寧波人,到安徽開拓市場好幾年了。其生產的家具以質優價廉而被當地百姓爭相購買。但在經營過程中他最苦惱的是一些說不上來路的小敲小詐,搞得他很心煩。大多情形下他都花錢消災,買個平安,畢竟在異鄉生存不易。

“今天我們來,不是同你討價還價的!你拿出一筆錢來,這件事就算了了。”錢兵見王廠長嘴軟,越發逼得緊。

“這樣好不好?要么,你們把購買家具的收據帶來。要么帶我去你姐家看一看。如果真有質量問題,可以退貨。”王廠長一臉誠懇。

“媽的,老子今天是來要賠償金的,不是來要退貨的!”錢兵窮兇極惡,突然亮出手槍,指著王廠長。

望著黑洞洞的槍口,王廠長知道來者不善,兇多吉少。他趁錢兵一不留神,撒腿就跑。錢兵四人見狀,連忙追趕,但哪里追得上逃命的王廠長?不一會,四人罵罵咧咧地殺回來。見到廠里幾個工人怒目而視,錢兵氣就不打一處來,冷不丁用槍指著一個民工:“錢拿來!不拿,老子斃了你!”另三個人都持木條,嚇住其他職工。

冷冷的槍口頂在這位民工的頭上,嚇得他兩條腿直哆嗦。

這時,在家具廠打工的陳方表弟王金貴見狀怒火直沖腦門。他乘人不備,悄悄地順手拎起一把木工斧子。

“快拿錢來,再不拿,我數一、二、三,數到三,我就開槍!”錢兵將槍不斷點著那位民工的額上,開始數一、二……

只見那位民工嚇得臉都白了,一圈細細的冷汗也冒了出來。

當錢兵數到二時,王金貴已移到錢兵身后。

“我同你拼了……”王金貴猛地舉起斧頭朝錢兵砍去。錢兵頭一偏,一斧頭砍在他的肩上,被槍頂著的民工迅速一把奪過手槍。

說時遲那時快,王金貴接連又砍了四斧頭。錢兵慘叫幾聲倒地便沒了聲音……

見出了人命,另外三個同伙四散而逃。

根據群眾的描述,呂思源認為這顯然是一起由持槍犯罪嫌疑人行兇引發的正當防衛事件。呂思源心中有了底,認為王金貴的行為不僅不能定罪,還應該在當地大張旗鼓進行表揚宣傳。

于是,呂思源匆匆趕到阜陽市公安局,想先從公安階段“攔網”。

也許此案涉及公安人員佩槍失事,公安局長見到呂思源,只是冷冷地說:你找我干嗎,我沒空接待。呂思源見狀,也來了牛脾氣:你是人民公安局的局長。你的職責是為人民辦事。你們本應深入群眾中聽取意見,今天我們來反映意見你卻不聽。我看你不是一個合格的公安局長。此話一出,把該局長聽得一愣一愣的。在這個內陸城市,他還沒遇見過哪位律師有這么牛氣的。說完,呂思源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他就不信阜陽的政法干部都是這個德性。

呂思源見在公安“攔網”無效,立即趕赴市檢察院。在檢察院,他敲開了“全國十佳檢察官”的檢察長李某的辦公室。

聽說是浙江來的律師,李某望著呂思源瘦小的身材的和花白的頭發,非常感動,連忙讓座、遞茶、沏茶。大多律師在辦理刑事案件都是在起訴階段才介入的,像呂思源這樣從偵查階段就積極介入的敬業的律師他還不多見。

“這個案子是實施新《刑法》后的第一個案子。我們特別慎重,反復研究過:這個案子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可以認定王金貴的行為是正當防衛,但第二階段,屬防衛過當!應負相應的刑事責任。”。李檢察長笑瞇瞇地看著呂思源說。他毫不保留地亮出了自己的觀點。

“從現場情況分析,王金貴第一斧砍下時,錢兵已喪失了反抗能力,同時已經不具備侵害能力。王金貴后四斧屬于防衛過當,涉嫌故意殺人罪,所以我們批捕了他。另外還有一個事實,就是錢兵的手槍內并沒有子彈。也就是說,錢兵的持槍行為主要是以恐嚇和欺詐為主要目的,并非真的要實施行兇行為。

“李檢察長,我同你的觀點不一樣。我認為這是一起典型的正當防衛案件。”既然對方如此直率,呂思源也攤開了自己的想法:“第一,兇手錢兵的手槍內有沒有子彈,并不影響構成正當防衛的條件,王金貴并不知道槍內無子彈。那一刻哪怕所持的是一把仿真塑料槍,當防衛者誤認為是真槍,亦不影響正當防衛條件的構成;第二,事發現場情況危急,砍人、搶槍都在瞬間發生,而且王金貴的五斧頭是連著砍的,并沒有明顯的停頓過程。我想,處在當時的應急情況下,連砍五斧是人的正常生理應急反應;第三,現場還有犯罪嫌疑人錢兵的三個同伙……

呂思源直抒胸臆:“所以,我認為王金貴的五斧砍人是正當防衛,并無過當,不但不應治罪,還應大力宣傳表揚才是。希望檢察院能根據事實,作出無罪結論。”

“老呂,你說得也不是沒有道理。但我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再說我們檢察委員會上也通過了此案。起訴是肯定的,希望理解。”畢竟是“全國十佳檢察官”,盡管觀點不同,但李檢察長誠摯熱情,表現出了很高的素養。

話到這里,呂思源也明白,此案在檢察院階段“攔網”已屬不能。

呂思源握著李檢察長的手:“李檢察長,盡管檢方沒有采納我的觀點,但我覺得今天我們倆的溝通非常愉快,你不愧為全國‘十佳’,我很欣賞你的正直為人,如果此案開庭,我希望能與你交鋒……”

李檢察長緊緊握住呂思源的手:“哈哈哈!直爽!我喜歡你這樣性格的律師。”

出了檢察院,呂思源直奔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他想,最后“把關”在法院。我既然來阜陽一趟,應先找院長反映,使他心中有個“譜”,也不枉此行。

意想不到的是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周院長居然認識呂思源。

“久仰!久仰!久仰你呂律師的大名。”周院長一手拿著呂思源的名片,一手緊緊地握住他的手:“《法制日報》上《為民請命,為國護法》報道你的文章,我看過,印象非常深刻,知道你是一個仗義執言的好律師啊!”五十開外的周院長很是爽朗:“什么風把你從浙江吹到阜陽?快請坐!”

好比一見如故的多年朋友,呂思源頓時沒了拘束:“無事不登三寶殿,今天來主要是為了‘槍案’犯罪嫌疑人王金貴的事,想請你為民做主,為國護法啊!”呂思源邊說邊遞上委托書。

“哦!這案在阜陽影響很大,我已聽說了,但還沒有起訴到法院啊!”周院長一邊泡茶一邊說。

“我知道沒到法院,但我想先行向院方闡明律師的觀點,因為我認為這是一起典型的正當防衛案件。對犯罪嫌疑人王金貴,不但不應給予刑事處罰,還應大力弘揚這種見義勇為的精神。”

“說來聽聽,你的觀點。”周院長饒有興致地坐下。

“今年是新刑法實施的第一年,與1997年前《刑法》不同點在于,《刑法》修改后作了三個強調:一是強調保護正當防衛者的合法權益,二是強調保護被害人的合法權益,三是強調保護債權人的合法權益。修改后的《刑法》關于正當防衛的第20條,分三個層次:第一款,規定了正當防衛的構成;第二款規定了防衛過當的構成;第三款,規定了六種情況下的‘雙不’——不以防衛過當論處,不追究刑事責任,也就是俗話說的‘格殺勿論’。檢察院批捕王金貴是對照了這第二款,我認為,應對照第三款,王金貴屬‘雙不’!”

靜靜聽畢呂思源的一番話,周院長“嚯”地站了起來:“果然名不虛傳!言之有理。現在社會治安情況不是很好。阜陽市公安局局長也多次在電視臺公開表示要對殺人、搶劫等六種危及生命安全的罪犯格殺勿論。盡管此案與公安民警有一定牽涉,但我們總不能葉公好龍吧。呂主任,你放心,案情如果確如你所言,待送過來后,我們一定嚴格依法辦案。”

阜陽七天,呂思源感慨萬分。臨走,他把法律意見書分別留了一份給各家政法單位。他相信阜陽的政法單位一定會給“槍案”一個正確的答案。

果然不出所料,沒過多久,呂思源就接到陳方的電話,告訴他王金貴在阜陽被宣告無罪釋放……

“攔網”獲得成功,呂思源露出了欣喜的微笑。


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 财神爷捕鱼机 双色球专家预测.最准确 001417上证指数行情 福利彩票大小单双怎么玩才稳赚 湖北快三带坐标连线走势图 手机测评师赚钱么 五分pk10是骗局吗 重庆时时彩怎么杀号好 炸金花闷牌的规则 一天到晚赚钱的人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