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北京快3 500期走势
經典案例
當前位置: 首頁 ? 經典案例

故意殺人罪還是正當防衛

發布時間:2018-12-18

案情簡介:
20056月,被告人戴甲因村建房引起的滴水問題與戴乙發生爭執。戴乙隨即拿刀連續戳戴甲之子腰部兩刀,致其倒在地上。戴甲見狀,從其老屋中拿來一把尖刀與戴乙對打。在打斗過程中,戴甲奪下戴乙手中的尖刀朝戴乙猛刺數刀。戴乙被送醫院后經搶救無效死亡。
案發后,被告人戴甲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
爭議焦點:
本案被告人戴甲犯故意殺人罪還是出于正當防衛的傷人行為?
審理判決:
本案經一審。一審法院認定戴甲犯故意殺人罪,判處其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戴甲對此不服,提起上訴。浙江思源昆侖律師事務所指派我與苑亮律師擔任戴甲的二審辯護人。
我和苑亮律師認為:
首先,本案被害人行兇在前,刺傷了戴的兒子。
其次,被害人在刺傷戴的兒子后,并沒有停止行兇,而是手拿尖刀追殺戴。戴始終受到嚴重的人身威脅。
最后,戴刺死被害人屬于誤殺。當時兩人處于激烈的搏斗中。戴為保護自己不得不全力拼奪被害人手中的尖刀,否則就有性命之虞。后戴雖奪下尖刀,但被害人并沒有善罷甘休。戴不得不持刀反抗被害人。刺傷被害人致死就是在這個過程中發生的。
因此,戴的行為實屬正當防衛,應屬無罪。
據此,我與苑亮律師為戴做了無罪辯護。
最終二審法院認為:“被告人戴甲在于他人互毆中故意傷害他人致死,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應依法懲處。”改判戴犯故意傷害罪,判處十年有期徒刑。
?
經典評析:
我們認為戴甲的行為屬正當防衛,應判無罪。理由如下:
一、從事實上看,戴甲的行為系正當防衛
首先,本案戴不是與被害人打架斗毆,而是與不法侵害人進行搏斗。
戴乙(死者)先動刀行兇,這是一審法院認定的毫無爭議的事實,即使附帶民事訴訟的代理人對此也不諱言,在這種情況下,要認定與不法侵害人戴乙搏斗并奪刀將其刺死的被告人戴犯了故意殺人罪,必須綜合全案的事實并結合《刑法》第二十條進行判斷,而不能僅以結果定罪。
其次,本案被害人死于“被人用單刃刺器刺破左肺上葉、肝臟伴全身多處砍刺傷致失血性休克死亡”,不是戴直接刺中要害部位而當即死亡,說明戴的根本不具有殺人的故意。
再次,也是最重要的,被害人傷的形成基本上是在與戴的搏斗中形成的,而只有腿上的兩處刺創是在被害人倒地后形成。這有戴甲的證人證言證明。這進一步證明戴甲之所以會對戴乙造成傷害是出于防衛的目的。
二、從法律上看,本案戴甲的行為系正當防衛。
  我國《刑法》第二十條第一款明確規定:“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而同條第三款規定:“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公訴意見認為:“本案在被告人奪下被害人的尖刀、被害人已經喪失侵害能力后連續朝被害人戴乙刺數刀(從尸體檢驗結果來分析,刀傷有七處之多),且在被害人求饒的情況下,被告人仍朝被害人大腿刺一刀”,因此認定戴甲是故意殺人罪。此觀點值得商榷。
我們認為本案有大量事實證明:
?().被害人在刺倒戴甲兒子后并沒有徹底中止犯罪,相反仍然繼續追殺戴甲行兇!
1.?被害人的主要侵害對象并不是戴甲兒子,從事發的前后經過看,戴超男完全沒有與被害人發生任何的正面沖突,甚至兩個人沒有話語交流。如果認為被害人僅僅是針對戴超男實施侵害犯罪,則根本無法解釋戴國東持刀行兇的動機。根據全案的材料,可以清楚地看出被害人的侵害對象主要還是戴甲,戴甲兒子只是其順帶進行的傷害行為。
2.?不法侵害人戴乙在刺倒戴甲兒子后,兇器仍然拿在手里!這就是被害人沒有中止犯罪的鐵證,難道還有人認為被害人準備拿著這把刀回家削蘋果嗎?!顯然,戴乙并沒有徹底終止犯罪。
3.在刺倒戴甲兒子后,戴乙并沒有就此罷手的意思,相反,證人戴乙證實說“我們(戴某及其他旁觀的人)都上去拉戴乙,都拉不住”。拉不拉不住!顯然這時的戴乙不是要去公安局投案自首,否則圍觀的人為什么要去拉他,攔他?他就是要找戴乙繼續實施侵害行為。200574戴國范再次作證說:“阿龍(戴甲)的兒子就坐在地上,我們在場的幾個就勸國東算了,戴乙象是在找阿龍”。陳某明確作證道:“戴甲的兒子一下被刺刀在地上,戴乙又拿著刀去追甲。”
?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出所謂被害人戴乙已經中止犯罪的說法毫無事實根據。
4.我們在上面著重陳述了戴乙在刺倒戴甲兒子后,繼續行兇的證據。而實際的案發過程中,這一時間非常短的,戴乙的行兇行為是一個連貫的沒有任何中斷,也不可能認為分割的實施犯罪的過程,并沒有所謂的“暫時敵我矛盾相對緩和”的中間階段。
從戴甲第一次的供述過程也可以清楚地看出被害人實施犯罪的全過程根本不存在任何停頓:“我看到戴乙在我兒子后腰部戳了一刀,等戴乙戳第二刀時,我急忙跑進自家中間一間后門(當時已出租給我侄子戴丙),在門邊廚房里拿了一把菜刀,再跑出去,戴乙見我拿了刀跑過來了,他也跑了過來,在阿太小屋與樓屋交界處,我與乙對打了”
不法侵害人已經出了兩刀,戴云龍轉身尋找相應的武器與之搏斗,才能保護自己,保護戴甲的生命安全(為了戴國乙沒有機會次第三刀,庭審筆錄第10頁“戴乙就往我兒子背上刺了二刀,第三刀他是沒有機會戳的。”)從廚房里出來后,戴乙立即追過來。這期間戴乙的犯罪行為可曾有一秒鐘的停頓。
因此,關于戴乙已經中止犯罪,不再侵害戴甲兒子的說法也僅僅是根據事后的結果做出的并無任何證據的推測和判斷。事實上,被害人戴乙當時手里拿著尖刀,既沒有喪失侵害能力,也沒有任何放棄侵害行為的意思表示。我們認為所謂刺到戴甲兒子后戴乙就中止了犯罪的說法,毫無證據支持。
(二)在你死我活的廝打搏斗中,侵害人戴乙的刀被搶過來后,戴甲的人身危險并沒有消失,因為戴乙不僅有能力繼續實施侵害,而且也沒有終止犯罪。
其一:沒有了兇器不等于喪失了侵害能力!
1、既然戴甲在搏斗過程中可以把尖刀搶過來,那么被害人當然
也有可能把尖刀在搶回去。戴甲的當庭供述即說明了這一點:“我咬他的時候刀柄還在他手里,我咬了之后他手松掉了,然后我就把刀柄拿過來,但是我們四只手都在刀子上面”
證人明確證明戴乙并沒有任何終止犯罪的意思。
戴某的證言明確證實戴乙客觀上從沒有停止侵害:“他(戴乙)也去撿刀的,但他撿不到,他撿到的話也在會用刀刺的”
2、即使根據常理推斷,因一點小事就持刀追殺他人的戴乙,在與戴甲爭奪尖刀的過程中,不可能有如此冷靜甚至大膽的判斷,刀一失控就完全徹底放棄任何抵抗。
????我們認為戴甲的這一證言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時你死我活的局面下,戴乙從沒有放棄侵害行為,這完全與常識性的判斷相吻合。如果說刀一脫手,戴乙立即倒地求饒,那才是完全不合邏輯不合常理的偽證。
其二,從奪下尖刀到反刺侵害人戴乙的時間間隔僅有幾秒,在被害人沒有任何明確放棄抵抗的情況下,根本不可能存在任何證據說被害人完全喪失了侵害能力,實際上那幾秒種被害人也不會放棄抵抗。即使公訴人也承認“本案事情發生的事件比較短,細節方面確實是有不一致的地方”。
????我們認為,在事后對戴甲的行為進行評判時,不應忽視當時戴甲的處境,也不應完全以事后諸葛亮口吻輕松的說,如果戴甲那一秒鐘怎樣怎樣,如何如何,事情就會如何如何。我們應當看到,在那么短的時間里發生了這樣多的事情,對戴甲而言完全是命懸一線,完全是死里逃生,我們應當問,如果戴甲開始時跑得慢一點,如果看到戴甲兒子被刺兩刀時戴甲還不去拿菜刀,如果戴甲刺中腹部的時候稍一猶豫,沒有拼命用一雙肉手緊抓利刃等等、、、這每一個“如果”都可能是戴甲自己非死即重傷的結局。
其三:戴甲為了奪刀,雙手已經被嚴重劃傷,如果不立即作出反應,被害人再次搶刀行兇是相對輕松的。即使對戴乙腿上的兩刀,戴甲還是處于驚魂未定的情況下為防止萬一而刺的:“后來我們都倒在地上了,我怕戴乙再來刺我,我就拿起刀子在他腿上刺了兩刀”。
其四:還必須指出被害人在被奪下尖刀后,就完全的喪失了侵害能力是戴甲接下來的行為構成犯罪的前提條件,而這一條件必須有公訴機關通過確實充分的證據證明。
因此,我們認為奪刀后侵害人就完全喪失了侵害能力的說法只是一種荒唐的想法,絕不能以之作為認定戴甲有罪的依據。
???因此,本案無論從刑法第二十條第二款還是從第三款出發,均應認定戴甲正當防衛。
? ?綜上,可以看出,一審法院在有充分證據證實被害人從沒有中止非法侵害,也從沒有完全喪失侵害能力的情況下,認定處于你死我活的搏斗狀態下致死侵害人的戴甲構成故意殺人罪,顯然在事實根本沒有查清的情況下,違背了法律的明文規定而作出的判決。?
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 欢乐生肖开奖 3d彩神通关注码金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走势图 篮球投注 重庆时时三星彩走势图彩经 中大奖彩票 绝招国外赚钱 江苏时时开奖直播 3d彩票预测计划软件 电玩游戏西游争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