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北京快3 500期走势
經典案例
當前位置: 首頁 ? 經典案例

全案僅有兩指紋 疑罪依法當從無

發布時間:2018-12-18

[案情簡介]
2003,A地發生了一起重大的盜竊案,一個皮爾卡丹專賣店的所有的皮鞋和服裝被盜,價值十二萬余元。警方通過偵查后,將目標鎖定在B地的一個貴人鳥經銷商王某的身上。該經銷商勤儉持家,為人老實本份,一貫口碑很好,難道他真的是盜竊犯?最終,警方還是逮捕了王某。
接著,A地檢察院將盜竊案起訴到法院,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在開庭過程中,控辯雙方激烈地辯論,控方出示了有關的證據,最主要的證據是一份指紋鑒定報告,證明被丟棄在案發現場的皮鞋盒上有兩個指紋與王某的指紋比對一致,另有一份測謊報告顯示王某對本案案情了解較深。辯方呂思源、呂健認為,在本案中,沒有任何的直接證據能夠證明王某實施了犯罪,王某本人陳述,他從未去過A地;指紋鑒定的真實性受到質疑,即使指紋鑒定是真實的,也不能證明王某實施了犯罪;測謊報告由于其具有不穩定性,不能作為證據使用。因此,呂思源和呂健為王某作了無罪辯護。
[爭議焦點]
本案爭議的焦點是王某是否構成盜竊罪
控方認為:被告人王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取破鎖、套門的手段秘密竊取公民數額特別巨大的財物,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盜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辯方則認為被告人王某不構成盜竊罪,具體辯護意見如下:
一、《起訴書》存在的問題:
1,《起訴書》寫道:經審查查明:2003118夜,被告人王某竄至A縣城關鎮,以破掛鎖、套開卷閘門的手段進入工農路13號的意大利皮爾卡丹A專賣店、盜走店內服裝、皮鞋等物品,總計價值120585元;同年128日在B地將王某抓獲歸案。
但綜觀全案證據,該所謂查明之說,存在著四大問題:
1)《起訴書》稱查明被告人王某竄至A縣城關鎮,但證據呢?全案沒有一個證據證實。那么,無據證明,怎么能認定查明呢?這是違反重證據的辦案法定原則的。
誠然,控方會說:有指紋鑒定足以證實。其實,這不能證實,這只是憑所謂的指紋鑒定推定王某的行為,但須知,推定是不能作為定罪證據的!
2)《起訴書》稱查明王某以破掛鎖、套開卷閘門的手段進入工農路13號的意大利皮爾卡丹專賣店,但證據呢?同樣全案材料沒有這方面的任何證據,足證控方又是在憑指紋鑒定推定認定,而法律規定推定是不能作為證據的。即使案中有上述行為的存在,但不能證明是王某所為。
3)《起訴書》稱查明王某盜走店內服裝、皮鞋等物品,但證據呢?僅憑一個所謂指紋鑒定,且指紋鑒定本身就不可能100%正確(對此在下文詳述),在無其他證據互相印證的情況下,是不能作為定罪依據的。
4)《起訴書》稱查明的被盜物品為服裝和皮鞋,總計價值120585元。但自古云:捉賊捉贓,捉奸捉雙,而失竊的是服裝和皮鞋,價值12萬余的服裝和皮鞋,足足有一個貨車可裝,絕非偷12萬元現金那么便于攜帶、便于藏匿,要盜走也必須用汽車運,那么用什么車運?運往何方?藏于何處?且王某又不會開汽車,是與誰合伙盜走的?汽車啟動有聲音,當時案發現場旁邊居住的人是否有聽到?地上留下什么汽車輪胎的痕跡?而本案案發至今已有6個月零3天了,上述一系列應查明的證據一個也沒有,難道能說本案查明了嗎?
前述可見,本案事實根本未查明。
2,《起訴書》稱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如下,而這些證據,恰恰不能證明《起訴書》對上述事實的認定。現逐一剖析如下:
1)《書證》:被告人王某的身份證明,抓獲經過等。這只能證明王某是一個合法的公民,只能證明他被抓的經過,不能證明抓了。
2)吳偉麗、吳水蓮等人的證言,顯然與本案指控王某盜竊無相關性,更談不上證明王犯罪。
3)俞黎鳴的陳述,充其量只能證明其報案的情況,亦不能證明王某犯罪。
4)王某的陳述,始終如一,陳述自己連A地都沒有來過,且控方至今只有以指紋鑒定推定來否定王的陳述,而推定是不能作證據的。
5估價和手印鑒定結論。該《估價》僅僅只能根據報案人的報案物來估價,本身缺乏真實性,更無相關性,而指紋鑒定本身不可能100%真實,缺乏真實性、科學性,在無其他證據相佐證的情況下,不能作定罪證據。
6)現場勘驗等筆錄。只能證明現場情況,不能證明是王某所為。
總之,僅憑一個指紋鑒定是無法證明《起訴書》的認定是正確的!
二、指控王某犯盜竊罪證據不足。
盜竊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地竊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要證明王某犯有盜竊罪,必須具有充分的證據加以證實,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才能定罪。要證明構成盜竊罪必須具備如下證據:失主的報案材料(即被害人的陳述);犯罪嫌疑人的陳述;贓款贓物的去向證明材料(包括言證和物證、書證等);現場勘驗筆錄;贓物的估價和痕跡鑒定結論等等,而本案僅有被害人的陳述,現場提取的指紋鑒定和贓物的估價,既沒有犯罪嫌疑人認罪的陳述,也沒有贓款贓物的去向證明材料,而且全案直接指向被告人的證據僅就兩個所謂的指紋鑒定,而這所謂的指紋鑒定,又與前述的被害人陳述及所謂的贓物估價,無內在的必然聯系,不能相互印證,亦即屬于孤證,在這樣的情況下,認定被告人犯盜竊罪,顯屬證據不足。下面詳細分析如下:
1、指紋鑒定的不可靠性。
本案唯一指向被告人的證據即兩個指紋,A縣公安局對該指紋進行鑒定后,在A公刑技痕(2003)第59號手印鑒定書中寫道:“20031124日,將上述二枚指紋送省廳指紋中心進行分別比對,其中現場指紋編號為:330624010200311000609,經檢索比中犯罪嫌疑人王某,捺印指紋條形碼為:00137392。經人工復核檢驗,現場指紋與王某左手環指紋相似,二者紋線流向一致,特征反映穩定。所找到的十六個細節特征位置、形態、方向、距離、相隔線數及各個細節特征間的相互關系均相一致,反映了二者本質的同一性,二者認定同一。A公刑技痕(2003)第42號手印鑒定書中寫道:其中現場指紋編號為:330624010200311000610,經檢索比中犯罪嫌疑人王某,捺印指紋條形碼為00137392。經人工復核檢驗,現場指紋與王某左手小指紋型相似,二者紋線流向一致,特征反映穩定。所找到的十四個細節特征位置、形態、方向、距離、相隔線數及各個細節特征間的相互關系均相一致,反映了二者本質的同一性,二者認定同一。由此可見,現場指紋與王某的指紋只能得出兩者相似的結論,而《鑒定》認定同一,顯然不具真實性和科學性。雖然在鑒定中對十四到十六個細節特征部位進行了對比,但是要區別兩個指紋,哪怕有再多的相似處,只要有一點細微的差別,這就是兩個不同的指紋,因此,不能說這兩個指紋就是王某留下的,只能說與王某的指紋很相似。
雖然該兩個指紋是通過計算機比對得出的,由于計算機處理指紋時,只是涉及了指紋的一些有限信息,而且比對算法并不是精確匹配,其結果也不能保證100%準確。指紋識別系統的特定應用的衡量標志是識別率,主要由兩部分組成,拒判率和誤判率,拒判率越高,誤判率越低,反之,拒判率越低,則誤判率越高。我們不知道鑒定部門的比對采用了何種拒判率和誤判率,但有點是肯定的,即誤判率不可能為零,即不可能沒有,它必然是客觀存在的。因此,指紋識別系統存在著可靠性問題,執法和司法機關在適用指紋鑒定時,必須要遵循寧可放過一個壞人,不能冤枉一個好人的原則(即無罪推定的原則)否定之,只有在其他證據確實充分并與其相互印證的情況下,才能作為定罪的依據。
20021月,美國一位聯邦法官作出了一項石破天驚的裁決:指紋鑒定不是科學。美國最高法院對證據的解釋,顯現出了指紋鑒定的一些缺陷。造成指紋鑒定不可靠性的原因有三:其一,論點無據:高爾頓所說的“640億人中才能找到一對特征完全相同的指紋,一直沒有得到科學數據的有力支持,亦即為無論據支持的論點,而無論據支持的論點是無法成為正確的論點的;其二,客觀限制:在犯罪現場獲取的指紋印記通常不完整,是一些指紋片段;其三,主觀限制:絕大多數在犯罪現場獲取的指紋印記是模糊的,需要用化學方法進行處理或用紫外線進行輻射后才有可能辨認,與資料庫中清晰印記相比準確性有多高就得打個問號。在美國,指紋鑒定的平均出錯率高達20%。因為指紋鑒定求同鑒定(即多少代表點的相同),如本案各選了14個和16個代表點,這求同鑒定是不具絕對排他性的,別說只有14點和16點相同,就是有更多點相同,亦不具絕對排他性,只有求異鑒定才具有絕對排他性,兩個指紋只要有一處不同,就必定不是同一個人。而本案是用求同鑒定的,是不具絕對排他性的。因此,指紋鑒定并非萬無一失,它必須結合其他證據才能作為定罪的證據。
2、即使指紋鑒定可靠也無法認定王某盜竊。
即使該指紋鑒定可靠,它只能證明王某接觸過該鞋盒,而無法證明王某進行過盜竊行為。雖然證人俞黎鳴、吳偉麗稱,顧客無法直接接觸到鞋盒,因此公訴機關認為在正常情況下,被告人王某無法接觸到鞋盒,只能在非正常的情況下接觸到鞋盒,那么非正常的情況下是否就是指盜竊的情況呢?其一,兩者顯然不能劃等號。其二,偵查機關推定王某非正常接觸也是無據的!而推定是不能作為證據的。因此本案單憑兩個指紋,沒有任何的相關證據,是無法認定王某盜竊的。
3、本案疑點重重。
1)王某經營鞋莊十年,生意不錯,從未有過違法行為,家中有妻有女,生活安定,王某為何要盜竊?本案缺乏作案動機條件。
2)在現場提取了指紋十枚,為何僅兩枚送往鑒定?其余的八枚為何不作鑒定?
3)如果確系王某盜竊,為何在現場只留下兩個指紋?試想,如果王某帶著手套作案,應當在現場沒有留下任何指紋;而如果他沒帶手套作案,那么現場應當到處都是他的指紋,也不會只留下兩個指紋,而且還是最不容易留下指紋的環指和小指。
4)所謂捉賊捉贓,贓物和贓款的去向,是盜竊案中必須證明的內容,也是證明其犯罪的有力證據,而本案中,涉及到如此整卡車的贓物竟不知去向。
5)要盜竊如此巨額財產,又屬異地作案,一般情況下,一個人根本無法完成,王某是如何進行踩點,又是如何在不會開車的情況下獨自一人完成該項復雜的盜竊的?對于這些問題,公訴機關都沒有作出回答,而這些在本案中都是起碼應當弄清楚的問題。
6)控方舉證中的王某的陳述與其妻王月的證據相互印證,控方未有任何否定的證據。王某在供述中始終如一地陳述自己未進行過盜竊,從未到過A地;他的妻子的證言與他的陳述相互印證,也證明了他從未去過A地,也不會開車。公訴機關也沒有證明王某到過A地的證據以否定王某王月互相印證的證據。
7)指紋只在可移動物上,為何固定處沒有指紋,本案沒有現場固定物上的痕跡證據:如門上、墻上沒有指紋,就連較大件的可移動物上——如貨架上沒有所謂王某的指紋,地面上也沒有所謂王某的鞋印,而眾所周知,皮鞋盒是極易攜帶的東西,它可以在作案時被留下指紋,也可以在其他地方被接觸到留下指紋,因此,只有在固定物門、墻、地面等不可移動處留下痕跡,才能確證王某到過現場,到過A地。光憑這鞋盒上留有兩個所謂王某的指紋是不足以證明王到過A地、到過現場的。
8)我方提供的《流水賬本》記載了王某所開的鞋莊每天賣出皮鞋的流水賬,該賬是每天記錄的,具有連貫性和真實性,且大部分是王某所記,它證明了王某天天都在鞋莊從事經營活動,其中2003118日的賣鞋流水賬也是王某所記。不信,可作筆跡鑒定。王某又無分身術,怎么他人在B地,又能到A地作案呢?因此,足證王某根本沒有時間進行盜竊。
9)根據買買提的證言,案發當天晚上12點多,他看到三個年輕人在皮爾卡丹專賣店門口坐著,是坐在臺階上抽煙聊天的,具體講些什么聽不清楚,到了凌晨一點多,他們還沒走。這三個年輕人,是非常可疑的,偵查機關查了沒有?是如何排除的?
綜合上述情況,僅憑兩個指紋,認定王某犯盜竊罪,顯屬證據不足。我國《刑訴法》規定,在沒有被告人認罪陳述的情況下,證據必須確實充分,才能定罪,本案沒有被告人認罪的陳述,其他證據又只有兩個指紋,證據顯然不足,依法不能認定被告人犯罪。
三、本案偵查不到位,辯方提供證據線索,建議法院查核,以便查明案情。
被告人有無作案時間,對一個盜竊案來說,應該是一個重要的調查內容,可是,綜觀控方所舉的證據,均未很好調查王某于案發當天及當晚做什么?只是籠籠統統地查問:到過A地沒有?當王某反復肯定未到過A地的情況下,偵查機關理應到B地當地向其鄰居及有關人員調查,查證王某案發當天及當晚的去向,可是,本案偵查機關除只把王妻王月叫到B地孝豐鎮派出所詢問取證之外,根本就未向B地當地鄰居等有關人員調查,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很大的缺陷。
為了不枉不縱,查清王某有無作案時間的問題,為此我們向貴院提供5份調查線索材料。為保證反映線索的保密性,故我們當庭不宣讀這些線索的證明人的姓名和內容,直接交呈貴院,請貴院定奪。
[審理判決]
在庭審后,辯方通過努力,獲得了一些線索,證明王某有可能在C地接觸過該鞋盒。辯方迅速將該線索提供給檢察院,檢察院在調查后,基本確認了這一事實,從而解開了謎團,為何王某從未去過A地,鞋盒上卻會有王某的指紋。檢察院向法院撤回了起訴,法院裁定同意檢察院撤訴。
[經典評析]
在本案中,王某究竟有否實施盜竊行為,成為本案的一個焦點。我們認為,從主觀方面來說,沒有任何的證據能夠證明王某具有實施盜竊的主觀故意,本案是一個零口供案子,王某始終明確表示自己從未去過案發地;同時,我們也向法院提供了有關線索,證明王某在案發當天還在店里賣皮鞋,而他要在沒有任何交通工具的情況下,在夜里神不知、鬼不覺地從相距四小時車程的異地偷回一卡車的皮鞋和衣物,第二天又照常賣皮鞋,這顯然是不合邏輯的。從客觀方面來說,也沒有任何的證據能夠證明王某實施了盜竊行為,控方認為最有利的一個證據就是鞋盒上的兩個指紋,但是,憑這兩個指紋能否對王某定罪呢?顯然不能,因為鞋盒是一個流動物,有機會接觸鞋盒的人,不一定就是實施盜竊行為的人,控方試圖證明在該鞋賣出之前,除店員外,他人無法接觸到該鞋盒,這種證明,本身是存在漏洞的,而且后來,我們又向控方提供了有利的線索,證明了王某正是在去進貨時,遇到了也去進貨的被害人,無意中接觸了該鞋盒,從而解開了這個指紋之謎。
在盜竊案審理中,只要有指紋鑒定證明:涉及指紋與送檢指紋同一,幾乎都被定罪,何況本案還有測謊證明:被告人對案件情況知之甚深,可謂是雙保險,定罪無疑。
可是,經兩辯護人辯護,控方不得不撤回起訴并又退偵一個月后,通知其家屬對被告人取保候審,最后又解除了取保候審。這種起訴后的撤訴退偵通知解除實為無罪的代名詞,但又給偵、控機關以臺階下,或許這就是中國法治的特色吧!
然而,不管怎樣,據悉此案開了被告人未被判決有罪的先河。?
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 斗地主棋牌提现 黑红梅方官网手机版 衣服干洗店赚钱吗 广东麻将规则 缅甸金鼎国际娱乐app 欢乐棋牌深海捕鱼技巧 甘肃快3开奖 剑网395满级后赚钱 北京赛车pk10软件赢彩 竞彩足球推荐~唯彩看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