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北京快3 500期走势
《江南一怪》連載
當前位置: 首頁 ? 《江南一怪》連載

(九)五十考律,夫人鼓勵事竟成 辭職辦所,眾人支持所興旺

發布時間:2018-12-18

從1985年擔任企業法律事務辦公室主任到1992年,短短八年時間里,呂思源從一個不諳法律的中文系高才生,成長為一名有著豐富經驗的法律工作者,成了當地聞名遐邇的“大律師”。他的法律服務范圍,早已不僅僅局限于本企業的法律服務了,社會上慕名而來的當事人令他應接不暇。呂思源并沒有沉醉在榮譽的光環里。與這個時代大多數“律師”一樣,他心里一直埋著一塊心病:自己還不能算得上一個真正的律師。
改革開放初期,律師這個職業一度仍被認為是“為壞人說話”的職業。那時,老百姓很不理解:為什么那些犯罪分子犯了法,還要律師出面幫他說話。于是,在一些人眼里,律師就成了壞人的“幫兇”。甚至出現過當庭毆打律師的事件。而那時的律師職業,也不是自己想當就當的,是組織上安排分配的。律師事務所在司法行政內部,是一個獨立的行政部門。從業律師構成也主要由五十年代的一批老律師以及剛從大專院校畢業分配到司法局的干部。
隨著民主法制建設的深入和市場經濟的建立,社會對法律服務的需求越來越多。一方面是社會大量的需要,一方面卻是法律服務從業人員的青黃不接。于是從1986年起,司法部決定首先在內部試點進行兩年一次的律師考試。經過六年的摸索,1991年起,律師考試正式成為國家的一項重大考試制度,同時成為難度最大、信譽度最好的考試之一。
在法律人才短缺的八十年代,一批企業的法律服務工作者脫穎而出。呂思源就是其中一個。盡管他不是法律專業科班出身,但豐富的辦案經驗,使他早已成為這一行業的行家里手。隨著律考的開放和越來越規范的執業要求,執業考試這道檻,像篩子一樣去粗取精,去偽存真。
當時,擺在呂思源面前的是兩條路:要么是“解甲歸田”在企業里安于現狀,當一方“名律師”;要么是參加律考,考取律師資格后從事自己所熱愛的律師職業,而且作為建所的發起人和合伙人必備律師資格。幾年的律師工作實踐,他對律師業已十分鐘愛。律師能為人排憂解難,直接為國家長治久安效力。他更想自己能為發展律師事業盡力。
呂思源選擇了后者。
這是1992年。這年他50歲。
但考取律師資格又談何容易,當年,在省司法廳舉辦的律考復習班里,多了個頭發花白的考生。那個考復班,數他年紀最大。來上課的老師,有的與呂思源認識,見到呂思源都尊重地叫他“呂大律師”。這搞得他很難為情,心想:如果考不出,豈不更無臉見人?
那是一段令呂思源至今難忘的日子。白天,在沒有空調的教室里汗流浹背地聽課做筆記。晚上,常常忍受著蚊子的叮咬挑燈夜戰到黎明。像一個不知疲勞的機器人。一個月幾乎坐著不動,肚子大得所有的褲子都穿不下了。
在考復班學習期間,他回了一次家。一到家,他感覺渾身像散了架似的,倒頭便睡。醒了,他對蔡文仙說:“夫人,太累了。我不想考了。我沒有把握……。”
蔡文仙一邊給他沏茶一邊一語中的:“是不是怕考不出來讓人笑話?”
“知我者夫人也。”呂思源笑道:“什么也瞞不過你。夫人,你想想,我一個五十歲的人,還同這幫小青年一起較勁,有什么資本啊?”
“你這就不對了,背著那么重的思想包袱如何考得好?你不是常說一個人活到老學到老嗎?你不妨把律考看作是一次系統的學習。學習總是要考試的嘛,把最后的考試當作是檢驗一下自己的學習成果不就好了。現在世界潮流就是強調‘終身學習’制度嘛!”在浙師大中文系任教的夫人,三句話不離本行。
呂思源一拍腦袋:有理!
“你考上考不上都無所謂,對吧。你現在的身份是國家干部,不當律師可以繼續當干部啊。”
從金華回杭州,呂思源輕裝上陣,沒了一絲心理壓力。
幾個月后,市司法局通知呂思源:你通過了律師考試。
握著那紙分別記明各項科目成績的通知書,呂思源看了很久很久。
那年,全國律考錄取率僅為8%。
考取了律師資格,呂思源領取了律師執業證,建立一家律師事務所的愿望在胸中涌動。據呂思源自述:“參加律考,就是為了辦所!”
1994年5月18日,呂思源參加蘭溪一大型旅游項目的開業典禮。典禮上,一位受邀的省城的領導讓他看著眼熟。下了臺,這位叫趙征的《文化娛樂》主編笑呵呵地遞了張名片給呂思源:“在下趙征,請多指教。”
“你是不是還有一個名字?”呂思源不解地盯著他。
“對啊,你怎么知道?”
“你是趙龍彬!”
“你是……哦,你是‘狀元’!”
時隔三十年,兩位當年高中的同窗好友緊緊擁抱在一起。
“我看蘭溪太小了,已經養不下你這條大魚了。怎么樣,老同學,我支持你,到杭州開辦律師事務所。”
“談何容易啊,老趙,我也想過到深圳辦所,但一是年紀大了,再過幾年就該退休了,二是現在身份是國家干部,如果辦所,就要辭職下海!”
“確實,對你來說這樣的選擇很困難。老同學,如果哪天想通了到杭州來發展,我全力支持。”
趙征的一席話說得呂思源心里熱乎乎的。那個埋在心底里的夢想一夜間長成了一棵參天大樹。他把自己的夢想告訴蔡文仙,希望能得到她的支持。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一個人能從事自己熱愛的事業是最幸福的。我支持你,大不了所辦不成,用我的退休工資養活你……”沒想到,夫人的態度竟然那么鮮明。
“爸爸,你放心。如果你辦所失敗了,你老時,我們養你……”兩個女兒的話更讓他感動。
1994年7月,呂思源作出了人生最大的一個決擇:辭職辦所。這一年,他52歲,離他退休時間僅差3年(企業內定男55歲可以退休)。
同年7月22日,他向省司法廳提交了辦所報告。省廳給予大力支持。9月28日,省司法廳正式批文,同意建所,取所名為昆侖律師事務所,取意于“法重昆侖”。從此,杭州多了一個仗義執言、為國護法、鐵骨錚錚的大律師,又多了一家為民請愿、無私援助的知名律師事務所。
話說呂思源初到杭城,借了四萬元錢白手起家。為了節省開支,他在小弄堂里租了兩間民房。四張桌子,一部電話外加一塊招牌就是事務所的所有財產。但在名所名律師汗牛充棟的省城,他一個蘭溪的“名律師”當時幾乎沒人知曉。整整三個月,呂思源只代理了一件案件,收費1000元。
那段時間,為了節省住宿費,晚上就睡在由幾張辦公桌拼成的“床”上。為了吃上一餐便宜的快餐,他可以走上兩站路……橫店集團董事長徐文榮得知呂思源“下海”,給他送來了一只“大哥大”。見狀,同所的青年律師為呂思源寫了一首打油詩:手持大哥大,腳穿破皮鞋,吃的是盒飯,睡的是高炕。
一次聚會的酒席間,一名某報專跑政法線的記者問他:“呂律師,作為一名外地來杭辦所的律師,在杭州這個高手如林的法律服務市場,我想問一個問題:你在杭州能呆多久?”
呂思源一陣爽朗的大笑后,說:“我用這個動作來回答你的問題”。他將滿滿的一杯酒一口喝了個精光。那位記者很聰明,一下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有其量喝其酒!有志者事竟成!我敬你,預祝你成功!”那記者舉杯敬酒。
辦所初期,盡管事務所條件很差,但呂思源沒有放棄自己的理想,他以一個律師的正義感,免費為比他更困難的百姓盡力。每次省司法廳和省律師協會舉辦義務法律咨詢,他都踴躍參加。1995年,在少年宮廣場由省司法廳和《浙江法制報》聯合舉辦的“浙江省名律師法律援助活動”咨詢現場,呂思源又一次成了眾媒體報道的焦點人物。
隨著幾個案件如“朱振林盜蓋公章”案、青田“狗”案等大案要案的新聞披露,律師呂思源和昆侖所漸漸被人所認識,名氣越來越大。
一年后,事務所在杭州黃金地段——武林門廣場租下了辦公樓;2000年,又全資買下了250多平方米的辦公大樓;執業律師也由初創時期的四五個律師,發展到現在內設五個部門,從業律師二十多人的省直屬知名所。呂思源本人也兩次被評為省直“十佳律師”。1996年更是被英國劍橋大學傳記研究中心收入“世界名人錄”第12卷。
特別重視、全心致力發展律師業并分管律師工作的省司法廳副廳長胡虎林高興地對呂思源說:“老呂,現在你可是知名律師了。昆侖所也是社會知名所啊。你們肩上的擔子不輕。我誠切地希望你發揚‘敢動真碰硬’的精神,把案子辦得更好,把所辦得更好!”?
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 中国福利广西快乐10分布图 鼎丰娱乐客服 免费不要钱的单机麻将 下载二人斗地主 野狼3肖6码主三码 农场小游戏 历届欧洲优胜者杯冠军 买时时彩 云南时时官方网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