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北京快3 500期走势
《江南一怪》連載
當前位置: 首頁 ? 《江南一怪》連載

(十二)非法置留,壯年漢命喪警隊 質疑惡警,八旬翁終獲公道

發布時間:2018-12-18

?天臺縣光明村訴天臺縣華聯房地產公司等幾起大的案件,經新聞媒體披露后,昆侖所和呂思源律師聲名遠播,不少省內外的當事人紛紛慕名而來,事務所不僅打開了局面,也由街道小弄堂搬到了杭州市中心廣場——武林廣場展覽館辦公。

呂思源一步步實現了自己人生的夢想。
聽說兒子搬到武林廣場辦公了,呂思源80歲的老父親呂加升一定要來看看。到杭州后,他閑著無事,提出要“垂簾聽政”:呂思源在外室辦案,他在里屋“聽案”,常常聽得有滋有味,有時還走出來發表一通自己的“高見”。呂思源笑笑,反正老人在家里沒事,樂得讓他自得其樂。
1997年 8月25日的一天,仙居縣橫溪鎮安山村的村民代表趕到昆侖所,要求呂思源為一樁族人案件出庭代理。來人口口聲聲以一筆寫不出兩個呂字拉近乎。
呂思源耐心解釋:“我接案子是有原則的,我認為這個案子確實有理有據才會接案,不然就是給多少錢,我也不會接案的。只要你有理,不是族人一樣接案。你們不急,慢慢將事情講個大概。”
來人講述了一起令人發指的案件:1997年8月23日上午,仙居縣橫溪鎮安山村呂小根駕駛朋友趙再林的摩托車途經橫溪車站時,與同方向騎自行車的葉宇飛相擦。葉宇飛摔倒后左臂被擦破。呂小根繼續向前行駛,后被追來的葉宇飛等人追上,并被在橫溪交警中隊工作的葉宇飛胞弟葉凱飛等人帶回中隊。交警中隊的干警張華等人做好事故調查筆錄后,擅自決定留置呂小根,并用手銬將呂小根銬在事故調解室的窗柵上,讓趙再林去為呂小根拿1000元事故押金。中午11點至12點之間,當趙再林拿著1000元錢來到交警中隊時,發現呂小根的尸體正被拖出辦公室。后來經法醫驗尸證明:呂小根臉色呈紫黑色,頸部有一道印痕,頸邊襯衫上有一攤血。
得知身強體壯的呂小根突遭橫禍身亡,呂小根的父母哭得死去活來。
但第一時間得知呂小根死訊的不是呂小根親屬,卻是村干部呂某。中午時分,他接到自稱是公安局的一個電話。電話那頭,來人口氣很大:“我是公安局的,……呂小根家里有幾個人?”
“四個,他有一個哥哥和父母。”
“那么他家有人在外面做事(當官、經商)的嗎?”
當得知呂小根并無“背景”,電話那頭舒了一口氣。
這邊,接電話的村干部倒給弄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難道呂小根犯案了?不會啊,平時他挺老實的。
當天,呂小根的死訊傳遍了整個村莊,說是呂小根自殺身亡。村里人怎么也想不通,一個活蹦亂跳的青年,怎么出去半天就自殺了呢?同村族人團結一心,一定要為呂小根死亡事件弄個水落石出。于是,大家你一百他五十地湊了幾千元錢,但到哪里找人打“官司”呢?鄉下人憨厚,認為只要是姓呂的律師就一定會接這個案子,于是他們就四處找姓呂的律師。皇天不負有心人,在永康太平村呂氏家族中他們終于打聽到杭州有個叫呂思源的大律師。一干人欣喜若狂,馬不停蹄趕到杭州。
“人命關天,豈有此理!”呂思源回頭,不知什么時候,在里屋“垂簾聽政”的老父親已經站在身后:“思源,這個案子一定要接,不能讓外姓人欺負呂家。”
呂思源強忍心中的憤怒,把老父親勸進里屋:“爸,如果確實有理,是不是姓呂并不重要。你放心吧,這案子弄清楚了我一定接。”
控 訴
決不能讓兇手逍遙法外!呂思源馬上整理了一份《關于請求火速查辦致死呂小根的罪犯的緊急報告》的材料。他認為,這件公安人員嚴重違法導致呂小根死亡的案件至今沒有立案偵查很不正常,于是立即向省檢察院報告。
在浙江省檢察院,呂思源找到法紀處。負責接待的張志友處長看了材料后,同樣感到非常震驚,立即責成仙居縣人民檢察院查處此事,并將情況向省院報告。
仙居縣人民檢察院根據呂思源提供的控訴材料,火速展開了調查……
交 鋒
當地有關部門不久就打聽到了此案已經被呂思源所代理。仙居縣一位有過一面之交的公安局副局長馬上打電話給呂思源,要求“交換意見”,并希望呂思源不要代理此案。呂思源斷然拒絕。
一計不成另施一計。他們想到了律師的主管部門——浙江省司法廳。
那天,呂思源正在辦案,接到省廳律師管理處處長的電話,請他下午到省廳有事相談。
下午2點,呂思源準時趕到了省府路上的省司法廳機關。
俞雨龍處長和陳偉強副處長客氣地簡單介紹了一下情況:仙居縣公安局等有關部門想就呂小根案與你交換意思。
果然不出所料。呂思源心里笑笑:我早料到他們這一著棋了。
不一會,仙居縣一撥人等魚貫而入。
呂思源斜坐在沙發上,沒有一點站起來的意思,心想:我倒要看看你們演什么戲。
來人異常熱情地伸出手,見呂思源視而不見,只好尷尬地抽回。
“我抽‘三五’。”呂思源推掉了遞過來的“中華”,慢慢地吐了一口煙,“有什么事快說吧。”
“呂律師,這起案子事出有因,我們認為呂小根是自殺身亡。”
“自殺?為了區區1000元押金自殺?”呂思源騰的一下站起,“作為公安人員,你們連起碼的推理都不會。”
“這,這有現場勘驗。”那位被人家叫做“縣長”的縣長助理忙補充。
“現場勘驗?誰做的現場勘驗?你們自己?有說服力嗎?我手上有全村百姓的簽名,可以有一百個理由證明呂小根不可能為區區千元到你們交警隊去‘自殺’!”呂思源越說越激動。
“我們認定那份聯名信是假的,因為好多名字都是同一個筆跡。”公安局副局長連忙說。
“假的?你們認定了?的確,許多簽名是由同一人代筆的,但你們知道農村里有多少人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嗎?請你們回去鑒定一下每個名字上的指紋,再來同我談聯名信的真假。”呂思源毫不客氣地回答。
那個被稱為“縣長”的助理說:“我們要回去查!查出來是冒名頂替的,一定要從嚴處分!他們還湊錢搞上訪,這是非法集資!我們亦要查,亦要處分!”
呂思源越聽越氣,說:“村民出錢支持上訪,這是為了討公道,不是謀取利益,怎么變成非法集資了呢?!你們不查兇手,不抓兇手,反而要查辦伸張正義的百姓,如果真的這樣做,就是鎮壓人民!”
呂思源頓了頓繼續說:“假如這次在交警隊死因不明的不是呂小根——一個無權無勢的農民,而是你們在座的某一位領導的親戚,你們還會拿著納稅人的錢趕到杭州來為兇手說情嗎?不會!像張華之流警察的敗類,是誰給了他特權,可以草菅人命?我想此案的發生,你們可以舉一反三了。”
來人看壓不住呂思源,就搬出“十五大”來:“呂律師,現在是十五大召開的非常時期,從中央到地方都要確保穩定,安山村村民的上訪行為已經在當地造成了很大的政治影響。”
“是嗎?既然你們也知道十五大召開,就應以做好工作慶祝十五大。為何要在十五大期間搞出命案來?還要剝奪百姓的上訪權?法律哪條哪款規定老百姓不能上訪?連封建社會都允許百姓鳴冤叫屈,現在人民當家做主了反而沒有了說理的地方?”呂思源不依不饒,針鋒相對。
“公安部副部長有批示下來,要確保穩定。”
“是嗎,請你撥通公安部副部長的電話,我對你們部長說幾句……我量你們也不敢,要不我將仙居發生的案件向部長報告一下?”呂思源一聽更來氣:“你們想讓老百姓不上訪很容易。如果你們將殺人兇手抓起來了,老百姓就會自然停止上訪。這是你們應該走的正道。這才是最大地維護了社會穩定,最大地促進了安定團結。你們公安局出了命案,還想用高壓政策,壓是壓不服的!如果你們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見,希望你們到法庭上去陳述。這種通過行政手段來所謂的溝通,你們是達不到目的的。因為你們不了解呂思源,更不了解作為一個平民律師所應有的道義和責任。”
會談不歡而散。
臨別,律師管理處的兩位處長緊緊握住呂思源的手:“老呂,沒想到你那么耿直,那么有原則。我們很敬佩你的為人。”
在省廳與仙居縣有關職能部門交鋒后不久,在省檢察院和仙居縣檢察院的努力下,惡警張華終被刑事拘留。
感 動
惡警張華被刑拘后,呂思源馬上著手開展外圍的調查取證工作。
這天,呂思源驅車幾百公里趕到仙居縣橫溪鎮,到達橫溪鎮已是下午4點多鐘,天不停地下著大雨,仿佛老天也在為呂小根的不白之死而悲憤涕下。進村的山路異常難行,好在有安山村的鄉親帶路,呂思源才在薄暮時分趕到了“呂家村”。
走近村口時,雨小了許多。遠遠望去,安山村的男女老少早已列隊在村口迎接呂思源。呂思源叫方師傅停車。他下了車,走近人群時,突然一陣鞭炮聲此起彼伏,震耳欲聾。
只見一位80多歲的老人顫顫巍巍地來到呂思源面前,“撲通”一聲跪下:“青天大律師啊!恩人啊,我的小根死得冤啊!……”老人的一雙膝蓋深深地跪在泥漿地里,仰著臉,淚水、雨水在溝壑橫布的老臉上流淌。
呂思源毫無心理準備,連忙扔掉雨傘,伸出雙手:“擔當不起!擔當不起!老人家,快快起來,快快起來!”
呂老漢卻哭得個昏天黑地:“小根啊,你睜開眼看看,呂律師為你伸冤來了……”
“老人家,快起來,快起來!論年齡你是我的長輩了,我受不起如此大禮。”眼前發生的景象令呂思源眼睛模糊了,心里像壓著一堵墻似的堵得慌。
一旁的村民也趕過來勸呂老漢。但又如何拉得起老漢,呂老漢長跪不起。
見此情景,呂思源再也忍不住了,也“撲通”一聲跪在泥地里,仿佛自己也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扶著呂老漢的肩頭讓自己的淚水也痛痛快快地暢流……
四下里,一些婦女早跟著抹起了眼淚。
忽然,呂思源想起什么,他拿出手機快速撥通了省檢察院法紀處張志友處長的電話,說明現場情況后,高高舉起手機:“張處長,你聽……”
手機里傳來張志友的哽咽聲。
鞭炮在村子里遠遠近近地炸響。滿村的狗吠了起來。
天黑了,村莊在烏云的籠罩下,分不清天地,分不清黑白……
村委主任把呂思源請進了自己的家:“呂律師啊,你有所不知,呂小根死后,作為一村之長,我頂住了上面很大的壓力啊。但今天你進村了,我是村委主任,這飯一定得在我家吃,這杯酒我一定要敬你。”
呂思源紅著眼睛一飲而盡。
“小根死后,他們要我這個村長去做做工作,想給小根家屬3000塊錢就此了事。”
呂思源眼里冒著火:惡警當道,百姓遭殃。他咬牙切齒:我決不放過惡警。
第二天上午,呂思源離開了讓他終身難忘的小山村。那以后,每當他遇到類似權大于法的案件時,眼前就呈現出哭跪不起的呂老漢的身影,耳邊就響起長鳴不斷的鞭炮聲。
報應
開庭這天,呂思源發現仙居縣居然來了很多旁聽的警察。
“我們認為,犯罪嫌疑人張華在執行公務期間,玩忽職守,是造成呂小根不幸身亡的主要原因……”
法庭上,公訴人以玩忽職守罪起訴了惡警張華。
“……本案代理人認為,張華不是什么嚴重不負責任的玩忽職守問題,而是不按照或不正確按照法律規定,未經審批,對呂小根實行留置,應認定為非法拘禁罪,且已造成呂小根被害致死的嚴重后果,應從重處罰。”
庭審的焦點有二:一是張華到底是觸犯了玩忽職守罪還是非法拘禁罪;二是呂小根的死因是自殺還是他殺。
呂思源發表代理詞:“本案代理人認為:呂小根系人為致死,一是呂小根性格開朗,身體健康,并有一未婚妻,沒有自殺的動機;二是呂小根不可能為交1000元保證金而選擇自殺;三是案發現場所有證人,均系本案的涉嫌非法拘禁、故意傷害呂小根的同案犯,即葉凱飛、張華、吳偉軍、葉國兵等人;四是案發現場的物證、痕跡也證明了自殺之說不能成立。”
“張華等三人均稱呂小根系自己用菜刀將電線割斷,但案發現場卻沒有菜刀這一重要物證。上吊自殺的電線從理論上推算應有2.7~2.8米長,但海鷗牌落地式電風扇電線有這么長嗎?為何不將整條電線作個物證,而只取其一小截呢?”
“法醫鑒定結論也不能推測出呂小根系自縊,因為無法排除呂小根被人用電線勒脖導致窒息死亡的可能。張華等人所稱:呂小根扒斷鐵窗柵、用電風扇的電線上吊自殺,但為何鐵窗柵上、電線上沒有呂小根的指紋呢?《鑒定》無法解釋這些疑點。并且,臺州市檢察院的《法醫分析意見書》不是鑒定結論,不具有法律效力。標題是《意見》,而不是《鑒定結論》;且其沒有臺州市檢察院的公章,無法醫的鑒定或蓋章,連形式要件也不具備!”
“基于以上原因,我們再次鄭重提出,請求法院對呂小根死因提請權威機構重新鑒定。”
呂思源橫掃了臺下的著裝警員一眼,話鋒一轉:
“這個案子,留給我們執法人員的教訓是非常深刻的。我們痛心地看到:一些警察,把人民給予的權力看做是一種特權,把警服看做是行使特權的通行證。他們平時盛氣凌人,以權謀私,作威作福,早已經忘記了自己是一個人民的警察,老百姓的公仆。呂小根的死,給我們的警察隊伍敲響了警鐘,你們不要忘記自己是人民的警察,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臺下鴉雀無聲。
“審判長、審判員:我還想提醒,作為本案的犯罪嫌疑人,除張華外,其余三人至今未得到任何處罰。我們要求法院主持正義,將所有犯罪分子繩之以法……”
1998年11月11日,仙居縣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張華犯玩忽職守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由被告人張華賠償給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呂寶法的呂小根死亡補償費55920元、扶養費5400元、喪葬費1000元,共計人民幣62320元。
期待
面對一審判決,呂寶法和呂思源均不服,認為一審法院定性不當,量刑畸輕,賠償不足,向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1999年1月28日,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呂思源陪同呂寶法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
2000年5月23日,張啟楣院長對此案簽發了再審決定書,明確指出“原裁定在適用法律上確有錯誤”。
再審決定可謂機不可失,為了對原告負責,也為了盡快高效地投身于再審過程中,昆侖律師事務所決定派呂思源的女兒呂俊及女婿葉衛兵“夫妻律師”對原告呂寶法無償實施法律援助。
經過大量的調查、分析和研究工作,呂俊和葉衛兵夫妻倆在再審法庭上一針見血地指出,原一、二審裁決運用法律確有錯誤,主要表現在定性不當——將張華的非法拘禁認定為玩忽職守罪。綜觀本案,張華的行為構成非法拘禁罪是肯定的。而事實上,玩忽職守罪是過失犯罪,非法拘禁罪是故意犯罪,兩者有質的區別。因為張華對呂小根的非法拘禁,是故意犯罪,而非過失犯罪,且導致了呂小根被害死亡,故應按1979年制定實施的《刑法》第143條第二款規定量刑,即判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接著兩位律師又指出因為原一、二審裁決適用法律的定性錯誤,又導致了另兩大錯誤:一是量刑畸輕,二是放縱了本案的同案犯。
2000年10月24日,臺州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再審判決,判定被告人張華犯非法拘禁罪,決定在法定刑以下判刑,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維持民事部分的判決。
再審判決后,呂思源、呂俊、葉衛兵又幫助呂寶法再申訴。2001年2月14日,呂寶法再次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遞交了申訴狀。申訴狀中稱,罪刑相適應是刑法的基本原則之一,再審的判決顯然換罪名不換量刑。被申訴人拒不認罪,悔罪態度極差,而再審審判委員會經過討論,卻決定在法定刑以下處刑。綜觀本案事實:其一,罪犯張華沒有法定的減輕情節;其二,罪犯張華沒有酌定的從輕情節;其三,罪犯張華至今拒不認罪,依法應從重判處;其四,臺州中院在法定刑以下量刑,且未逐級上報最高人民法院批準,顯屬“玩法”行為,更是包庇和放縱罪犯!難道一條人命,只能判三年有期徒刑嗎?難道不能在法定刑以內量刑嗎?況且罪犯至今拒不認罪,依法應從重處罰!根據1979年《刑法》規定,非法拘禁致人死亡應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本案法外量刑,明顯屬罪刑不相適應,量刑畸輕,是執法違法的典型!
2001年2月15日,浙江思源昆侖律師事務所律師呂俊、葉衛兵代表原告呂寶法向浙江省公安廳對涉嫌非法拘禁罪的吳偉軍、葉國兵和葉凱飛三人提出控告。認為,該案原一、二審判決書都已認定被控告人吳偉軍、葉國兵參與實施了對呂小根上手銬,并將其關押在調解室的行為。而葉凱飛也是同案犯,其自始至終參與了非法拘禁及故意傷害行為,雖說張華等人有意庇護他,但還是留下了許多蛛絲馬跡,不難看出其一直參與了犯罪行為。
……直至現在,庭審歷時四年的呂小根非法拘禁致死一案,還在被害人家屬漫漫申訴中期待著最后的審判……
時隔七年,呂思源怎么也合不上打開的案卷。
在他的律師生涯中,也許這是一起永遠無法合上的案卷。
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 重庆时时彩定胆稳赚 球探体育即时比分 500元倍投16期方案 什么可以玩三公斗牛游戏 极速pk10在线计划 谁知道微信在哪赌钱 ag奔驰宝马 密友聊天赚钱app pk10官网下载 幸运飞艇稳赚计划回血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