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北京快3 500期走势
《江南一怪》連載
當前位置: 首頁 ? 《江南一怪》連載

(十四)違法“通緝”,“康師傅”杭城出格 輸了官司,“頂新人”牽手昆侖 昆侖來了個“通緝犯”

發布時間:2018-12-18

盡管經過三個五年規劃的普法宣傳,但在中國的一些企業里,法律意識法制觀念還是很淡薄。呂思源在從事職業律師的歲月里,就經常會碰到一些荒唐的案件,其中不乏一些國際知名企業。
1996年,號稱國內方便面“龍頭老大”的“康師傅”在杭子公司——頂新集團,就發生了一起令人拍案而起的“通緝”員工案。
6月的一天,呂思源正在浙江省展覽館一側的昆侖律師事務所與來訪的當事人談案子。他注意到一個上身著骯臟T恤衫的男青年幾次往里面探頭探腦,心事重重似的在走廊里來回走動。呂思源猜想:這個外地民工,莫非也有什么法律上的事情需要幫助?
送走客人,呂思源瞟了那青年一眼:“請問你找誰?”
“我找你!”那青年跟進了辦公室,突然一下跪在地上:“呂律師,您救救我,救救我。”
“慢慢說,起來慢慢說。”呂思源為小伙子倒了一杯水,遞過去。
“什么事?那么委屈。”
“我被通緝了。”
呂思源一驚,莫非此青年犯了罪,被公安部門通緝?
“小伙子,先靜一靜,慢慢說,年紀輕輕,犯點錯誤也不奇怪,坐下慢慢說,看我能幫你做點什么。”
來者也聽出了呂思源的語意。
“我不是被公安通緝的,是被我們公司通緝的。”
呂思源又一驚:“什么,你們公司通緝你?”
“是這樣的,我在‘康師傅’打工,‘康師傅’經常要我們加班。我帶頭反對加班,‘康師傅’就說我破壞生產,要抓我回去處理。我怕,就逃了出來,他們就在廠內張貼了通緝令。現在弄得我無處藏身,我想請律師幫幫我,但我沒錢,請不起律師。以前從報紙上看過你呂律師免費為老百姓打官司的事,我就想找你咨詢,看看能不能幫幫我。”
“‘通緝令’帶來了?”
呂思源問道。
從青年的手中拿過“通緝令”一看,呂思源大叫:“荒唐!荒唐!”
只見那張十六開大小的紙上這樣寫道:“……如果發現此人蹤跡,請緝拿歸案,舉報有功者獎勵人民幣1000元。”還加貼了被通緝者汪衛金的照片,底下赫然蓋著頂新集團的公章。
一個堂堂的國際大公司竟然做出這種荒唐事來,實在讓呂思源哭笑不得。
“你不用怕,這件事我們律師事務所可以幫你免費辦理。”
當下,呂思源就決定對汪衛金免費法律援助,旋即為汪衛金——千島湖來杭務工青年書寫了起訴書。把“康師傅”告上了法庭。江干區人民法院依法受理了此案。
“東方時空”關注案件
這邊呂思源緊鑼密鼓準備訴訟材料,那邊,收到起訴書的頂新集團卻根本沒把汪衛金放在眼里。對于一個國際大公司來說,這種“小案件”太不起眼了,根本沒有表示與當事人和解的意思。一邊是國際大財團,一邊是來自中國農村的務工青年,這場不對稱的官司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
中央電視臺“東方時空”不知從什么渠道得知了“康師傅”在杭“通緝”民工的消息,立馬派出精干攝制人員悄悄進杭。“東方時空”記者周墨首先來到昆侖律師事務所,對呂思源、汪衛金進行了采訪,然后到杭州頂新集團采訪拍攝。周墨,一身正氣,又十分機靈。他擔心暴露身份后,拍攝不到“頂新”方面的鏡頭,就先拍外景,剛拍完外景,就被頂新公司保安發現,被請到總經理室。總經理知悉記者來意后,談了一些他們的觀點,然后客氣地問:“什么時間回北京,我們可以送送你們。”周墨知道“頂新”的力量,只怕拍了后播放夭折,就來了個緩兵之計,對他們說:“謝謝,因為自己第一次來杭,想在杭州玩個三五天。”其實,周墨一行按原計劃當天就趕回了北京。
不速之客
見新聞媒體關注此案,頂新集團決定在當天晚上5點就“通緝案”開一個新聞發布會。杜建平律師獲知此消息,急忙告訴了呂思源,并十分焦急地問:“我們該怎么辦?”老呂素有大將風度,遇事不慌,卻能急中生智,沉著應對。他沉思了片刻說:“我們也去!”“我們又不是記者,他們又沒有請我們?”杜律師有些擔憂。呂思源笑笑說:“《三國演義》不是有個‘單刀赴會’嗎?我們不是可以做做‘不速之客’?”呂思源當即撥通了報社電話核實確有其事。
這天下班前,呂思源把事務所的幾名主要律師召集起來:“我得到消息,今天晚上5點鐘,頂新集團要在新僑飯店開一個記者招待會,據說全省的媒體都請到了。我們好好利用這次機會,亮一亮我方的證據和觀點。”
晚5點,呂思源一行八人提早吃了晚飯,騎車的騎車,打車的打車,來到了新僑飯店。原本以為一到場就會開新聞發布會,不料禮儀小姐把他們當作記者領進了宴會廳,宴會廳已坐了幾桌,八人亦坐了一桌。見一班班“記者”到會,頂新集團的一位漂亮女秘書款款而來招待客人,當走到呂思源面前,她迅速從老呂的年齡、儀態、神色中,揣摩了“職位”,甜甜一笑:“請問,你是哪個報社的老總?”
呂思源咧嘴一笑:“我不是報社的。”
“那么,你是什么單位的?”女秘書警惕地急問。
“昆侖律師事務所。”
一聽是昆侖律師事務所的,女秘書花容頓失,她又不失機靈地問:“您是呂主任吧?”呂思源風趣地答道:“在下正是!”她一聽,顧不得再招待其他的客人,火速離廳。一邊的黃振興律師猜測說:“肯定去向老總匯報了!”呂思源說:“不管他們用什么招,只要他們歪曲案件真相,我們就當場揭露,以正視聽!”
聽說昆侖律師事務所主任帶一幫律師也來“湊熱鬧”,頂新集團老總頭都大了,他們萬萬沒想到呂思源會出此一招。經過商量,他們暗下調整了新聞發布會的主題,改“通緝”一案新聞發布會為“新老總經理交接儀式并答謝新聞界和社會各界朋友關心支持”這主題(這顯然是為昆侖律師赴宴而增加的)。他們知道,如果在這個會上雙方提前較量,“頂新”在新聞界肯定失分。
5點30分,在杭媒體幾乎都到了,他們也是沖著“通緝”一案而來,但到場一看,全不是那回事,只見頂新集團新老總經理各說了一通不痛不癢的告別、答謝的好話外,就請吃飯了,大家猜不透“頂新”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面對豐盛的宴席,昆侖所的律師都沒有動筷,有人悄悄地問:“呂主任,這飯能不能吃啊?”
“吃啊,有什么不能吃!用我們家鄉的話,叫做‘吃他的酒,打他的狗’。”呂思源挾起一筷菜,“既來之,則吃之。”
大家會意,放松許多。
頂新集團的兩位老總一桌桌敬酒過來,輪到律師這一桌了,走到呂思源面前說:“呂主任,你能賞光,我們非常高興,敬你了!”兩人舉杯敬酒。呂思源亦站起來,舉起手中的杯子,一語雙關地說:“老總,我們是不速之客!”
兩位老總頗有風度地說:“什么不速之客,專門請你還請不到呢!今天你能賞臉,就是朋友嘛!喝,喝,喝!”三個人碰了杯,一飲而盡。
旁邊不明就里的一幫記者四處打聽:怎么沒見過這一桌記者,是哪個報刊的?很多記者以前都采訪過呂思源,馬上告訴了旁邊的記者,得知昆侖律師事務所也參加這個宴會,各路記者還是百思不得其解。
宴會草草結束,走到大廳門口時,頂新公司給記者發資料袋。呂思源見狀,叫一名律師速下一樓,在飯店門口,將昆侖所原本準備在會上分發的材料分送給與會每一位記者。回到所里,呂思源打開資料袋一看,除了一些小禮品——一支精裝鋼筆和幾包“頂新”自產的雪餅外,根本沒有“通緝案”的相關材料,難道是自己“情報”失誤?
第二天,他接到一名昨晚到場記者的電話,那位記者告訴呂思源:“頂新”給每位記者都散發了一份關于“通緝案”的材料。
呂思源終于明白:“頂新”在發資料袋時,還是搞了個“雙重標準”。
“頂新”的這個新聞發布會,倒給呂思源幫了個大忙,“便船”“托運”了汪衛金被“通緝”的真相及“頂新”違法事實。真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調解撤訴
話說“東方時空”記者周墨在杭拍攝“通緝案”時,中央電視臺領導就十分重視,決定火速行動,當天趕回。周墨工作雷厲風行,且不辭勞累,當天果然趕回北京,并對老呂說:“力爭明天播出,今晚12時,你等我電話。”老呂在辦公室一直等到晚上12點,仍不見周墨來電,心里火燒火燎,等到12點5分,老呂終于忍耐不住了,撥通了周墨辦公室的電話,電話那頭傳來周墨壓低的聲音:“正在研究,稍等。”就掛了。老呂在辦公室踱來踱去,不時看看時針,當時針走到了12點15分時,電話鈴響了,老呂一把抓起電話,劈頭就問:“怎么樣?”“通過了,明天一早播出!”周墨松了一口氣,老呂高興得跳起來。
第二天上午8點10分,“康師傅”通緝職工汪衛金的一個個鏡頭出現在熒屏上,然后是呂思源對本案的看法,最后是我國民法學的泰斗、原中國政法大學的校長江平教授作了點評。他嚴肅地指出:“這種行為,不僅我國法律不允許發生,而且即使在西方國家、乃至全世界的法律都不允許發生!”江教授的聲音擲地有聲……
新聞播出后,天津頂益集團總部領導層坐不住了,他們知道這回杭州“頂新”捅了大婁子,官司必敗無疑,而且此案將影響頂益集團苦心經營的公眾形象,他們立即電令杭州頂新集團無論花多少代價,也要把此案平息。
杭州“康師傅”這才明白,昆侖律師事務所不可小看,中國的法律也不是你財大氣粗就可以“搞定”的。頂新集團低下了高昂的頭顱:邀請呂思源主任到頂新集團參觀和調解。
杭州下沙經濟開發區。汽車在一片氣派的廠房前停穩,只見頂新集團的老總早就在門口等候迎接了。老總拉著呂思源的手,打著哈哈:“呂主任你太厲害了。一招一招搞得我們很被動啊,很被動。假如其他外資企業早就吃不消了。”
“貴公司如果早點有誠意坐下來商談,就不會有后來那么多的麻煩了。”
呂思源點上支“三五”:“今天請我們來公司,說句不客氣的話,你們也是沒辦法啊,我知道,如果你們還有辦法,就不會請我們過來了。”
“啊哈哈,律師的嘴果然利害。果然利害,我們是有誠意的。”老總看了看跟在呂思源后面的民工汪衛金,心里像倒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
“都過去了,都過去了,舊話不提了,不打不相識嘛。”一旁的經濟開發區的工會主席忙上前打圓場。
汪衛金起訴頂新集團名譽侵權的民事賠償是5000元。而在那天,“頂新”二話沒說,就以一萬元“高價”與汪衛金達成了撤訴的協議。
根據當事人汪衛金的撤訴申請,江干區人民法院同意了汪衛金的撤訴請求。
一場“通緝”鬧劇終以“康師傅”低頭認錯結束。
臨走時,頂新集團老總拉著呂思源的手不放:“呂律師,不打不相識,看得出,你是一個盡心盡職敬業的好律師。我個人很佩服你的為人,如果以后“頂新”在公司運營上遇到什么不測,也希望你能助一臂之力。”
呂思源原以為“頂新”老總說客套話,沒想到第二年,他竟真的找到呂思源,請昆侖律師事務所代理在上海發生的兩起經濟案件,昆侖所指派杜建平律師揮戈上陣。
這正是:路見不平俠士行,頂新違法終幡醒。人間自古磨難多,昆侖仗義百姓幸。?
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pk10走势定位图 广西快三和值技巧 逆水寒pve赚钱吗 全天赛车pk10免费1期计划 玩彩教你怎么稳赚 网赌ag一追杀就连续输 ag新用户多是赢的吗 重庆时时彩彩官方开奖 夜客app骗局 类似捕鱼大师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