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北京快3 500期走势
《江南一怪》連載
當前位置: 首頁 ? 《江南一怪》連載

(十六)六年奔走,江南“秋菊”告“二奶” 一朝案清,弱婦跪拜謝恩人

發布時間:2018-12-18

1999年7月,杭州。浙江省法律援助中心成立典禮。
在簡樸的成立典禮上,一塊大紅的綢布將一塊銅牌捂得嚴嚴實實。
時任浙江副省長的李長江同志,走到銅牌前。霎時,全省各大新聞媒體將焦點對準了那塊在浙江法制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銅牌。
“現在,我宣布:浙江省法律援助中心成立!”
李長江同志慢慢地將紅綢從銅牌上揭下,大伙不約而同地把眼光投向那簡潔、醒目的中國法律援助標志:洗練的藍色盾牌中央,是一雙紅色的緊緊握在一起的手的剪影,雙手上方,是醒目的“法律援助”四個黑體字。
法律援助制度,是國家為經濟困難的公民和某些特定當事人免費或減費提供法律服務,以保證其合法權益得以實現的社會公益性法律制度。它是國家司法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國家保障司法人權和司法公正的不可缺少的重要手段,是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健全程度的標志之一,是社會文明與進步的重要象征。
如果說社會最低保障制度和社會醫療保險是公民生存權的最后一道防線,那么,法律援助制度,則是公民司法人權和司法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線。
1958年,國際律師協會發起組織了國際法律援助協會。
中國的法律援助制度經歷了漫長的發展過程。
新中國成立后,有關法律援助的一些內容在一些法律法規中有所體現。1956年10月,司法部發布的律師收費暫行辦法,規定了律師免費或減費給予法律幫助的具體案件范圍。1979年以后陸續頒布實施的刑事訴訟法、民事訴訟法和律師收費試行辦法等法律法規,規定了有關法律援助的一些內容。1992年,我國最早的法律援助機構——武漢大學“社會弱者保護中心”成立。1994年,中國首次公開提出了建立中國法律援助制度的設想。同年,中國第一筆法律援助基金——北京律師法律援助基金設立。1995年1月,司法部正式提出建立中國法律援助制度,并開始試點。1996年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和律師法已對法律援助作了更加明確的規定。同年底,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成立。1996年11月,全國首次法律援助工作研討會提出:5年至10年全面建立和完善法律援助制度。
根據公開資料表明,1997年來,中國內地各級法律援助機構共接待解答法律咨詢489萬余人次,辦理各類法律援助案件約63萬余件,有近71萬余人次通過法律援助,維護了自己的合法權益。
遠在浙北山區德清縣南路鄉雙橋村的朱漢蓮,怎么也沒想到,今天舉辦的這個浙江省法律援助中心成立典禮,和她的命運連在了一起,從此翻開她人生新的一頁。
朱漢蓮這位斗大的字不識幾個的農村婦女,因前后六年走破了19雙鞋子,背破了4個牛仔包,欠債十多萬元錢,執意要為自己合法權益討個“說法”,而被新聞媒體稱為“江南秋菊”。
“江南秋菊”——朱漢蓮,成了浙江省法律援助中心成立以來的第一個受援對象。
(一)
朱漢蓮曾經有一個讓村里人羨慕的家。
朱漢蓮丈夫熊三山憑著自己的聰明才智,在村子里第一個做起了販運毛竹的生意。很快,積累了原始資本的熊三山在別人的指點下轉行辦起了家庭服裝廠。在偏僻的雙橋村,熊三山很快成了村民心目中的“大老板”。富起來的熊三山將原先低矮的泥瓦房翻蓋成村里數一數二的小洋樓,直讓大家羨慕不已。加上兩個女兒學習上進,一家過得祥和幸福。
1994年,熊三山已不滿足開辦家庭工廠“小打小鬧”了。他跟朱漢蓮商量,要把服裝廠搬到湖洲郊區壕溪鎮去。丈夫要做大事業,朱漢蓮當然全力支持。那年4月,熊三山在棣溪鎮辦起了湖洲市棣溪雙橋服裝廠,不久,又更名為湖州市工友服裝廠。
1994年1月31日,《湖州日報》刊登了一則題為《熊三山買下一辦公大樓》的新聞。新聞報道:“1月20日,湖州市工友服裝廠老板熊三山,以26.6萬元中標買下原埭溪區委辦公大樓及所有院落場地……”。看到丈夫辦廠如此紅火,朱漢蓮高興得逢人就笑。她慶幸自己找了一個能干的丈夫。
但沒過多久,袋里有了幾個錢的熊三山與一女子關系不正常的風言風語也傳到朱漢蓮耳邊。朱漢蓮不相信那是真的。她認為自己同熊三山是患難夫妻。熊是不會做出對不起自己的事的。
(二)
正當丈夫的服裝廠辦得紅紅火火的時候,一場飛來橫禍斷送了朱漢蓮的幸福生活。
1994年12月1日凌晨,熊三山騎摩托車送一位職工回家,在返廠途中與迎面駛來的另一輛摩托車相撞。等到朱漢蓮聞訊趕到醫院時,熊三山已是氣絕身亡。
熊三山車禍身亡后一個月,他的兩個弟弟與廠內女工徐某簽訂了一份莫名其妙的《財產分割協議書》,居然將工友服裝廠的產權歸屬給了徐某,而遺產繼承人朱漢蓮和女兒卻只分得8萬元錢,且這8萬元,還要分3年才能全數拿到。老實巴交的朱漢蓮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的家產,自己反倒無權過問!更可氣的是,徐某的突然出現,令喪夫之痛的朱漢蓮更加傷心,這正好證實了關于丈夫的那些風言風語。
1995年5月12日,朱漢蓮把徐某告上了湖州市城郊法院埭溪法庭。
此時的朱漢蓮,已是家貧如洗。先前,為了支持熊三山辦廠,家里基本就沒什么積蓄。熊三山死后,家庭的日常開支和兩個女兒的學雜費,都壓在她一副柔弱的肩膀上,沒過多久,母女三人便陷入了困境。時隔不久,那幢曾讓村民羨慕的洋房,因墻壁、柱梁、樓板多處開裂無錢維修成了危房。為了打官司,朱漢蓮變賣了家里的值錢物品,又向娘家借了些錢,才湊足了7000元起訴費。可請律師、交鑒定費的錢卻沒有了,她只得把兩個女兒托付給親戚,自己背起布袋走村串戶乞求同情和施舍。為了節省每一分錢,朱漢蓮每次到縣城都舍不得坐車。六年來,她光是球鞋和保暖鞋就走破了11雙。
(三)
但朱漢蓮萬萬沒想到,一起簡單的遺產繼承糾紛竟然讓她前后跑了六年。
在一審起訴書中,朱漢蓮主張:湖州市工友服裝廠是熊三山開辦的獨資企業,被告徐某既不是湖州市工友服裝廠的財產所有權人(合資人),更不是熊三山合法繼承人,無權占有及處分熊三山的遺產,請求法院判令被告擅自處分熊三山遺產的行為無效。
而徐某則辯稱,自己與熊三山的關系是企業合伙人的關系。那幢價值26.6萬元的廠房,系兩人共同出資購買,而且熊三山還以工友服裝廠名義向她借款8.1萬元。辦廠期間,熊三山主外,跑供銷;她主內,負責管理,經過艱苦創業多年,才有了目前的這份產業。她認為,按先前達成的《財產分割協議書》對工友服裝廠的財產進行處分是合情合理的;遺產應合法繼承,但合伙人的權益也不能侵犯。徐某同時為自己的主張提供了相關人證和物證。
而此時的朱漢蓮和她的律師取證卻非常困難,阻力重重。為了查清廠房的權屬,幾次到房產部門都遭到拒絕。更令人不可思義的是,這邊案情還未審結,那邊徐某卻堂而皇之地將工友服裝廠所有財產向當地工商、審計、稅務部門申請登記,轉成了由她任法定代表人的獨資私營企業“工美服裝廠”。
經過百般周折,朱漢蓮的代理律師在省工商局的支持下,從湖州市工商局取得了工友服裝廠營業執照副本。營業執照表明,工友服裝廠系私營獨資企業,法定代表人熊三山,注冊資金30萬元,這使得徐某“合伙辦廠”的主張不攻自破,同時還因偽造證據受法庭調查處理,當庭被處罰500元。
1996年3月,埭溪法庭第一次開庭審理此案。
針對徐某提出的工友服裝廠8.1萬元債務,朱漢蓮的代理律師認為:“關于與遺產繼承密切相關的債權債務,必須考慮到此案的特殊性,那就是該廠法定代表人熊三山死后,企業賬冊和公章及熊三山本人私章,均被被告徐某和該廠會計長期非法占有使用。因此認為沒有熊三山親筆簽名的債務應不予認定。”
案情似乎勝券在握。但湖州城郊法院下達的一審判決卻讓朱漢蓮失望。這分判決書在確認工友服裝廠是熊三山獨資私營企業的同時,也確認徐某是房產共有人以及8.1萬元借款的債權人,限時規定朱漢蓮應在10天內向徐某付清房產補償款和借款合計21.6968萬元。
收到一審判決書后,朱漢蓮怒氣沖天,瘋了似的砍了一天的柴。她將一片山柴從山腳一直砍到上頂,然后坐在山頭抱頭痛哭。
但朱漢蓮不相信自己就討不到一個公道。
就這樣,朱漢蓮走上了不可思議的漫長的“討說法”之路。
(四)
一起簡單的遺產繼承糾紛案一波三折,變得錯綜復雜起來。官司由“遺產糾紛案”漸漸變成了“財物糾紛案”。
有些好心人對朱漢蓮說:徐某在埭溪是很有關系的,你是斗不過她的。朱漢蓮不止一次捶頭仰天哭喊:老天,睜開眼看看啊,為什么沒有老百姓講理的地方?
朱漢蓮不服一審判決,很快向湖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而徐某同樣也不服一審判決,遞交了上訴狀,在上訴書中依然主張工友服裝廠是她與熊的合伙企業。
一年后,湖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德清縣莫干山法庭向朱漢蓮宣讀了終審判決書。
終審判決維持了一審法院的判決。朱漢蓮接到判決書,感到天暈地眩。
沒多久,朱漢蓮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遞呈了長達15頁的申訴狀。
這時,為了打贏這場官司,朱漢蓮前后共借了十多萬元,光材料打印、復印及郵寄費用就已花去一萬多元。此時,上高中的大女兒熊安清因交不起學費已被迫綴學,二女兒熊安英在德清縣委、縣政府和婦聯領導的幫助下,才得以到金華市一所中專讀書。能借到錢的親戚都借過了,能去乞討的地方都去過了,朱漢蓮已經山窮水盡。
朱漢蓮借錢打官司的事,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省、市、縣各級人大、婦聯的領導對她的不幸遭遇十分同情,在給她信心和鼓勵的同時,都說她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合法權益這條路走對了。
遞交申訴狀后的3個多月,朱漢蓮收到了浙江省高院駁回她申請再審的通知書。這次,朱漢蓮并沒有感到太大的意外,幾年以來,她已經對相關法律和審判制度了然于心,同時,她相信自己只要努力,勝訴只是時間問題。
(五)
在一次省高院“院長接待日”中,朱漢蓮的案件終于引起省高院的重視。第二次參加浙江省高院“院長接待日”時,她被告知申訴己被省高院受理立案了。
打官司要請律師,但朱漢蓮已是負債累累,哪還有錢請律師?這時,朱漢蓮從電視上得知浙江省成立了一個法律援助中心,而且這是一個不用花錢就能請到律師為自己維護正義的地方,欣喜異常的她匆匆趕到杭州,尋找到省法律援助中心。
法律援助中心主任俞雨龍聽完朱漢蓮的故事,唏噓不已。俞主任告訴她:“像你這種情況,符合法律援助規定,可以得到無償的法律援助。”
俞主任馬上同昆侖律師事務所呂思源主任聯系:“老呂,從材料上看,我們認為這個維權案件當事人確實有道理,但一、二審法院都判她敗訴,省高院也曾駁回過她的再審要求。所以這個案件有相當的難度。經研究決定,省法律援助中心打算為朱漢蓮提供法律援助,請你們協助辦理。”
電話那頭,呂思源不假思索地答應了省法律援助中心的要求。
走進昆侖律師事務所,朱漢蓮沒想到滿頭白發的呂思源大律師竟然那么和善。呂思源仔細聽取了她的陳述,深深為她幾年來為自己“討個說法”的執著精神所感動。他馬上叫來所里的骨干律師呂俊和何松慶,共同商議此案的法律援助事宜。
接手此案后,呂思源認認真真地審閱了現有材料后,認為此案的關鍵還是證據。一、二審敗訴主要也是證據上不力。
其中一份法院審定認可,而一、二審代理律師都疏忽的申請房產登記的書證讓呂思源起了疑心:那份工友廠以26.6萬元中標買下的原棣溪區委辦公大樓的《房地產買賣契約》的買方標明是:工友廠,在買方的簽章欄亦蓋的是工友廠的公章,但在“法定代表人”欄,卻出現熊三山和徐某兩個章!一個企業怎么有兩個法定代表人?
這是不是一份后來加蓋徐某印章的偽造申請產權的證明?
“對,案件就從這里突破!”呂思源眼睛一亮,猛地一拍腿。他讓何松慶前往湖州房產部門取證。
(六)
按照法律規定,律師有調查取證的權力,但何松慶萬萬沒想到,一套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證據取得,卻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就像《西游記》中唐僧取經一樣艱難。
在湖州市房產局,經辦人以種種理由推諉不予配合。
何松慶從來沒有碰到過這么難取的證據,為了這份證據,他們要去湖州跑多次。他們以律師的執著,到人大、婦聯、政協反映朱漢蓮案件,要求當地政府配合此案的取證工作。最后,還不得不向時任湖州市委書記斯鑫良求助。斯書記勤政為民,得知此事,立即批復有關部門給予提供方便,取證才得以進行,并最終從湖州市房產局復印到19件28頁關于該房產登記的整套資料。一看這28頁證據,呂思源如獲至寶地說:“這是決勝的炮彈!”
后來,每當呂俊回憶起朱漢蓮案,感嘆不已,地方上編織的關系網、人情網早已超越了法律的尊嚴;一些地方屢出冤假錯案無不與此相關。這已經不是一個官僚主義、衙門作風所能包含的社會現象,實質上,人情風已經成為司法腐敗的源頭之一。在一些地方,獨立審判已成一書面詞匯。
(七)
2000年6月5日上午8時,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10號法庭。。
朱漢蓮訴徐某侵權一案再審開庭。
一直關注此案的浙江教育電視臺、杭州電視臺、浙江法制報、浙江工人日報、浙江青年報等媒體的記者和近百名旁聽者云集法庭內外。負責審理此案的審判長包劍平是一位心靈與外貌一樣美麗,她見第十法庭無法容納眾多旁聽者,馬上宣布:“由于關注此案的各界人員太多,第十法庭因面積小容納不下,決定臨時改在大法庭審理此案,時間從8時30分改為9時整。”
法庭上,代理人呂思源、呂俊、何松庭拋出了工友服裝廠房產權證系徐某偽造的“重磅炸彈”。
呂思源當庭指出:徐某為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手段卑鄙,先后偽造了工友服裝廠《合股辦廠協議》、房產權證等此案主要證據,其偽造的工友服裝廠營業執照已在一審法院被識破,并被一審法庭以偽造證據為由處罰人民幣500元。現經律師取證表明,徐某提供的工友服裝廠房產權證也系偽造。
同時,律師也有充分理由證明那份沒有熊三山簽名的借款合同,系徐某串通他人偽造……。
接下來的法庭辯論,呂思源以大量的事實,縝密的邏輯,對所謂“工友廠系熊、徐合資創辦問題”、所謂“徐某擁有廠房一半產權問題”和“熊三山8.1萬元債務的證據偽造”問題,剖析得入木三分。
庭審持續到次日上午,審判長包劍平當庭宣布合議庭的意見:“根據一天半來的舉證、質證、辯論,本合議庭認為,此案的性質是民事糾紛;湖州工友服裝廠的性質是熊三山獨資。原菱湖區工委辦公大樓歸湖州工友服裝廠所有。
隨著審判長的一聲落下,朱漢蓮母女三人已緊抱成一團,泣不成聲。目睹此景,呂思源心一酸:六年啊,一個農村弱婦,為了自己的合法權益整整奔走了六年。作為律師,他有理由相信正義總歸要戰勝邪惡,但誰又想過:由于司法審判的疏忽,朱漢蓮一案的司法成本和社會成本是不是太高了。
(八)
六年蒙冤一朝案清。幾天后,朱漢蓮又一次來到昆侖律師事務所。她給呂思源律師送上一面五尺錦旗,上書:“為國護法、為民請命、當今宋世杰!”她進所直奔呂思源的辦公室,冷不防就“撲通”跪在呂律師面前:“呂主任,我一輩子不會忘記您的恩德!”呂思源急忙將朱漢蓮拉起:“你這是干什么?要謝,就謝法律,就謝公正執法的法官!你這樣對我,我實在當不起!”經受六年磨難的朱漢蓮,深情地說:“我是發自內心的!我敬您的人品,敬您的才華,敬您沒有大律師的架子,因為,我受過某大律師的兩次拒絕、兩次白眼……”朱漢蓮又一次想起訴訟的艱難與辛酸,淚珠奪眶而出,哽咽得話也說不下去了。
呂思源馬上勸說:“朱漢蓮,現在應該高興,把不愉快的事拋開,否則影響身體!”
朱漢蓮說:“呂主任,你放心,今天我高興地流淚!”
呂思源面對此景,心想:再審的勝訴,已是遲到的公正!可當事人尚且如此感激不已,這真是中華民族的美德呵……那么,如何減少和杜絕冤假錯案,不正是每個法律工作者必須終生努力的主題嗎?他覺得自己擔子沉了許多……
同樣,朱漢蓮把一塊寫著“人民的好書記”的錦旗送到了湖州市委書記,感謝斯鑫良。把一塊寫著:“當今包青天”的錦旗送到了省高級人民法院。
一名農村婦女,以最樸素的方式感謝著為她主持正義的人們。
在中央電視臺播出的《江南秋菊打官司》節目中,朱漢蓮那 “我相信法律,我相信法律的公正” 的聲音久久回蕩在人們心中。?
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 四川时时网 怎么用新浪论坛赚钱 飞艇pk10一天稳赚5000 极速快3的玩法 飞禽走兽财神版遥控器 学修电动工具赚钱不 二十一点必胜法原理 网赌100 本金计划图 斗三公技巧 二八杠游戏大厅下载 SoapFault exception: [HTTP] Bad Gateway in /data/htdocs/asyn/htmlclient.php:540 Stack trace: #0 [internal function]: SoapClient->__doRequest('__call('recordAddOnCond...', Array) #2 /data/htdocs/asyn/htmlclient.php(540): SoapClient->recordAddOnCondition('f32844794ada88c...', '14588') #3 /data/htdocs/index.php(591): htmlclient->recordAddOnCondition('14588') #4 /data/htdocs/index.php(45): index->init() #5 /data/htdocs/index.php(977): index->__construct() #6 {main}